尊龙注册登入:民众悼念遇难者!

文章来源:丁香通    发布时间: 2019年11月14日 00:52  阅读:9128  【字号:  】

苏老师虽然现在我不在你的班里, 但你在我的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啊!那些日子是多么美妙啊!

尊龙注册登入

——题记

那个时候小,没有明白为什么他们这么生气,现在我懂了。只是晚了。我不知道爷爷奶奶找我的经历,忽略了他们的爱。可是我现在想到爸爸后来给我说腿脚不便的爷爷慌忙的拄着拐杖跑来找我,只因为听到妈妈说我在这里;说爷爷的那辆小电动三轮车在车水马龙的大马路上缓慢的走着,他探着头仔细地看着路边;说他们戴着老花镜一个一个找我的好朋友的电话,再忍着心里的恐惧一个一个拨打;说爷爷找我的时候大声喊我的名字......我才想起爷爷骑着那辆小破三轮车每天接送我上学,四年风雨无阻;我这才想起想到现在长大几乎每月才去陪他们一次时他们脸上那高兴的笑的时候,我的心就抽着疼。

记得那时,是三年级,正是一个无忧无虑、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年龄段,没有现在这么多的课程,也没有现在这么多的作业,每天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在和小伙伴一起玩耍,即使有了课外班,也只是跳舞、画画、弹琴之类的事情。

有个动物学家做了一个实验:他将一群跳蚤放入实验用的大量杯里,上面盖上一片透明的玻璃。跳蚤习惯性爱跳,于是很多跳蚤都撞上了盖上的玻璃,不断地发出叮叮冬冬的声音。过了一阵子,动物学家玻璃片拿开,发现竟然所有跳蚤依然在跳,只是都已经将跳的高度保持在接近玻璃即止,以避免撞到头。结果竟然没有一只跳蚤能跳出来——依它们的能力不是跳不出来,只是它们已经适应了环境。

雨开始越下越大,我的心仿佛在哗啦啦的雨声找到了宣泄口一般,大颗大颗的滚烫泪水涌出,有太多的不舍,太多的不甘与悔懊。泪水与雨水似乎不分彼此,只不过泪水曾经还滚烫过,而雨水却是始终冰冷而没有情感的,就像我那颗被成绩折磨得不堪重负而逐渐冰冻的心。就在我愣神的一刹那,数学老师出乎意外的站到了门外,冰冷而没有任何情感的叫了我一声,让我尾随她去办公室一趟。看着她那怒发冲冠的样子,我也只能在身后的一片唏嘘声中举步维艰的走在老师后面。别人再惨也就屋漏偏逢连夜雨,而我却是考砸后惨遭泥石流!

哗啦啦哗啦啦!大雨突然放起了伴奏,呵呵,这不,小伙伴们都惊呆了,而我什么都没有想,就以百秒冲刺的速度冲向家,没错,我没有在家,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我到家肯定要成了落汤鸡。




(责任编辑:别京)